fbpx
認知能力評估 有助針對性地安排訓練

從日常環境中細心觀察蛛絲馬跡,然後再作進一步行動,原來並非電視劇裡私家偵探的專利!

就好像房協一級職業治療師黃莎莉 (Sally Wong) 所說,她與同事們透過日常與長者接觸,了解他們的認知能力、身心狀態;若然有需要,便會立即建議他們作認知評估,得出客觀且專業的參考分數。

評估?點可以靠「估估吓」!

以你的工作經驗來說,什麼人士需要進行認知能力評估?

不像傷風感冒、頭痛或肚痛等,當患者感到不適便會針對性地去求醫;在絕少情況下,會有人士突然前來要求進行認知能力評估。作為從事「社區復康」(Community Rehabilitation)工作的職業治療師,我日常會接觸到的長者包括房協「長者安居樂」住屋計劃的租戶,以及機構旗下的護理安老院院友。

我們會著眼於長者實際日常生活的情況及身體功能。例如當有長者中風後出院,我們會去了解他們有沒有照顧自己的能力;又例如當長者的家人觀察到老友記似乎記性開始變差,沒以往般「精靈」,開始擔心他們的身體狀況,我們便會跟那些家人再作溝通,看看需不需要進行認知能力評估。

在房協的長者房屋和護理安老院的環境下,我們不同崗位的同事如社工、護士等,會經常跟老友記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接觸,能夠密切觀察到他們的身體情況。長者們能夠有屬於自己的一個社區與社交圈子,有身體上和社會心理上的支援。

曾有一個例子:有位婆婆是樓上租戶,住了好幾年,她一向有付錢到樓下院舍「搭食」的。慢慢廚師發現,婆婆開始經常忘記去取飯餐,同時亦有另一些同事留意到她日常生活上,頻密地出現其他無記性的情況(如經常忘記帶鎖匙等),於是社工同事便前來聯絡我。我們就是從這些日常生活上的細節,一些來自家人、照顧者、機構同事,或其身邊接觸人士觀察所得的資訊,看看可做些什麼去幫助長者,包括進行認知評估。

接受認知評估的重要性在哪?

當醫生去診斷一位人士有否患上認知障礙症時,會綜合以下各方面的參考資料:

  • 磁力共振掃描 (MRI) / 電腦掃描(CT Scan)
  • 驗血
  • 來自家人的資訊
  • 認知評估

MRI / CT Scan 俗稱「照腦」,假如病人曾中風或患上柏金遜症而令腦部受影響,可透過照腦觀察得到。

此外,對於認知障礙症的個案,由於病人的思維或已較為混亂,難以由他們親自講解身體的情況。因此,醫生十分需要家人 / 日常接觸者 / 照顧者的分享來知道病人的背景和病歷,例如長者在日常生活有否經常忘記事情、容易迷路、常常無故大吵大鬧等? 問題出現了多久?

認知評估主要由職業治療師負責進行,醫生會參考職業治療師的認知評估報告分數,是診斷過程其中的重要一環。然而,大家必需留意:即使長者認知評估的分數較低,單憑這方面並不足以斷症、不等於他 / 她便患有認知障礙症,分數只是其中一個參考而已。

在社區的層面,家人並未必會帶長者去看醫生診斷認知能力,若然接受了職業治療師的認知評估,那些分數可作為日後的參考指標,能夠對長者的認知能力狀況有更深入的了解。如果評估的分數較低,職業治療師能夠客觀地告訴家人患者可能有認知上的問題,讓他們在日常生活多加注意;同時因應長者在某些較弱的範疇,針對性地為他們安排認知訓練和活動。

一個全面的認知評估,包括哪些元素?

目前在本地醫學界有幾類型的認知評估,當中最普及、最常用的是「蒙特利爾認知評估」(Montreal Cognitive Assessment,簡稱“MoCA”)。當醫生為患者診斷時,會採納由職業治療師進行的MoCA評估分數,作為其中一個參考。

MoCA的評估範疇主要包括了以下幾方面,綜合起來便能夠對接受測試者的認知能力有更全面的了解:

  • 記憶
  • 語言流暢度
  • 現實導向
  • 延遲記憶
  • 專注度
  • 視覺空間/執行性

當進行認知評估時,職業治療師需要遵循特定的發問模式和評分標準,如此評分才有代表性和參考性。我們會因應患者在評估中表現較遜色的範疇,日後針對性地安排多一點訓練。

了解房協轄下三間護理安老院: 雋康天地 (北角) / 樂頤居安頤閣 (將軍澳) / 彩頤居喜頤閣 (牛頭角)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whatsapp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the content on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為你推薦

認知能力訓練 讓長者大腦「不停轉動」

為了幫助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令他們有多些動動腦筋的機會,職業治療師會為他們準備不同類型的訓練活動,從而讓他們生活上能夠順暢一點、輕鬆一點。但為了針對性地幫助各有不同需要、興趣、能力的老友記,作為治療師和照顧者的又怎可以「一本通書睇到老」?正如房協一級職業治療師黃莎莉 (Sally Wong)說,形式並沒絕對,關鍵在於創意與訓練的果效!

若長者經診斷患有認知障礙症,家人生活中可有什麼對策或多做一點?

作為職業治療師的其中一大角色,是為照顧者提供教育,因為在認知障礙症的個案中,照顧者的角色尤其重要,他們是實實在在於日常生活中面對患者的人。作為一名照顧者其實是很吃力的,因為他們需要長時期照顧著患者。他們自己的身心需要負荷得來,同時亦要懂得如何去照顧患者。

我會教導他們如何照顧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他們包括長者的家人及院舍的服務員等。作為子女的,往往都十分著緊患有認知障礙症的父母,我會去教導那些子女如何處理,然後他們就跟家中的家傭姐姐講解,例如指導她們每天安排些什麼給長者去參與。

出外走走 與人溝通

我經常鼓勵照顧者多帶老友記出外走走,別常困在家。特別是對於一些本身性格比較孤僻的長者,若他們經常困在家,加上常常面對自己很多做不來的事情,會容易產生挫敗感、覺得很失落。此外,若患者常呆在家便沒機會與人談話,久而久之他們會越來越不願意說話。所以我鼓勵家傭姐姐多帶長者外出,買買日用品,與人溝通、傾談一下,觀察一下四周環境。即使簡單帶他們到樓下逛逛公園、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也不錯。

我曾接觸過一些個案,家人說已有一、兩年沒帶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外出,因長者一旦外出便會驚慌,家人覺得處理不來,但這其實是個惡性循環。可能起初帶長者外出他的確會有點驚慌,但也別因此而完全不讓他外出;不然隔了一、兩年後才再帶他外出,到時他的反應會更加大(例如上茶樓飲茶時他會驚慌,推倒桌上的碗碟、食物等),然後家人便更加認為處理不來。

日間活動 晚上休息

曬太陽對認知障礙症患者來說有好處,因為若他們只長期困在室內,不知日與夜,容易日夜顛倒,如此晚間便容易鬧情緒,不願去睡。如果能夠於日間多讓患者外出或參與活動,他們生活會較有規律,夜晚便容易好好去休息,對於處理晚上鬧情緒、不願去睡的患者有幫助。

坊間有哪些類型的認知訓練方法?

在職業治療師的專業範疇裡,很著重透過活動去訓練患者。我們會視乎接受訓練之長者的個人興趣、背景、教育水平、是否有讀寫能力等,來為他 / 她設計訓練活動。因為若希望透過訓練來幫助長者,最緊要是令他們願意參與、願意投入,這比訓練的內容細節更為關鍵!

例如有些長者年輕時從事會計工作,對數字特別敏感、特別喜歡算術,我會因應其喜好以相關元素作為訓練工具,安排數學題目來進行訓練。又例如有些人士特別喜歡文字的,我便會安排閱讀報紙、朗讀文章、寫書法等作為訓練。

或許在某些人眼中不斷重複計數、練習寫字很沉悶,甚至認為對患者的幫助不大,但事實並非如此。其實不論是計數、寫字、閱讀或朗讀文章,所有過程都需要運用腦袋,讓長者的大腦「不停轉動」,他們需要去回想計算的方法、文字的寫法、讀法,對於鍛煉腦筋都是很好的練習。時下我們亦常常會運用平板電腦去進行腦筋訓練,例如跟長者玩記憶遊戲和連線遊戲等,都能夠鍛鍊到他們的記憶。

其實即使長者在訓練中常常計算相同的數學題目、做同樣的事情也不要緊,因為往往對他們來說那些都是全新的挑戰,只要他們願意去做,每做一次都是在鍛煉腦筋。只要他們不覺得沉悶、他們享受那過程便足夠了,因此大家別太容易妄下判斷呢!

除此以外,坊間還有以下常見的認知訓練方法:

記憶訓練

即使普通的撲克牌也可作為訓練工具,跟長者進行記憶訓練:隨意抽取兩張撲克牌,展示給長者看,然後將它們蓋上,請長者憑記憶覆述是什麼牌。家人可自行在家中跟患者以撲克牌作記憶訓練,又或根據此模式,自行選用不同的工具,可靈活多變。此外,坊間目前亦有不同的記憶訓練應用程式可供下載,讓長者以平板電腦玩遊戲,鍛煉腦部。

懷緬治療

過程中,我們會帶領長者回想起他 / 她的舊記憶,皆因過去的回憶總是美好。在訓練的地方,有機會會將房間佈置成粵語長片年代的場景,又或者於訓練時向長者展示一些昔日的物件(如舊式的茶煲、水壺、尿壺)、印有古舊東西的圖片卡,以及向他們播放一些舊的錄像等等,都是同樣的原理。

在回憶的過程裡,可以引發長者的腦筋去轉動、不斷思考,我們會鼓勵長者多表達,例如就著舊物件讓他們詳述其用途、使用方法等,目的同樣是讓他們多動腦筋。另外,我們發現透過「懷緬治療」,能夠紓緩認知障礙症患者的情緒(他們心理上容易缺乏安全感),同時可為他們帶來喜悅,因為當他們看見熟悉的事物會產生安全感。

在進行「懷緬治療」時,人與人的互動十分重要。我會跟患者傾談,鼓勵他們多分享自己昔日的故事,回想舊記憶。根據我的經驗,很多時一些平常並不喜歡與人交流的老友記,當鼓勵他們去談一些昔日的事物時,卻能夠引發他們訴說一連串的故事,變得健談起來!他們會變得很雀躍,興奮地去憶述自己所熟悉的事物。

多感官治療

有研究發現,透過對五感的感官刺激——包括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和觸覺,對認知能力有障礙的長者有所幫助,因此發展出「多感官治療」來。以下是一些治療過程的例子:

  • 聽覺:讓長者多聽流行曲、粵曲等、視乎他們喜歡什麼,刺激一下他的聽覺
  • 視覺:職業治療師可為長者提供一些美麗的影像,又或如Disco般的燈光效果,讓長者有多些視覺上的感官刺激
  • 嗅覺:例如可利用香薰油等,讓長者嗅嗅不同的氣味
  • 味覺:可讓長者進食不同味道的食物
  • 觸覺:我會利用不同質感的物件,如棉花、洗碗布等,讓長者去觸摸它們。以我的經驗,對於身體十分虛弱的認知障礙症長者,他們已無法跟別人傾談或參與活動等,亦不會有能力進行如「懷緬治療」等。在這情況下,「多感觀治療」如觸感方面的刺激,便特別適合他們。此外,家人可多捉摸一下長者,拖拖他們雙手,對於需要經常卧床的患者,給予他們觸感尤其重要。

現實導向訓練

透過訓練,讓患者重新掌握到時間、地點、人物等日常生活重要元素,加強對周圍環境的認知。

以你的經驗,哪些認知訓練或工具最為有效、你最常採用?

職業治療師會透過「活動」去幫助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但何謂「活動」? 就是我們會因應個別長者的需要、興趣、能力等,思考如何去設計一些我們認為能夠幫助長者的遊戲或過程,讓他們去參與。活動的形式並沒有絕對,只要當中所採用的物件或方法既安全又有效便可以。我們會運用創意,去設計活動的進行模式。

在認知障礙症個案的工作上,我個人十分著重「社交接觸」,我們發覺若果患者欠缺對外接觸,他們的身體情況會退步得很快。也許照顧者並不知道,其實日常生活中的很多環節對患者都十分有幫助,例如是帶他們去逛公園、上茶樓飲茶、讓他們跟老朋友接觸、打麻雀,與別人傾談等,這些活動對於減慢認知能力退化的作用很大,可為長者的五感提供多方面的感官刺激,有助維持或提升認知能力。

了解房協轄下三間護理安老院: 雋康天地 (北角) / 樂頤居安頤閣 (將軍澳) / 彩頤居喜頤閣 (牛頭角)

你可能也感興趣:

了解長者自理能力 為入住安老院做好準備

「居家安老」是不少長者的心願,但一些長者因為家庭或身體狀況轉變,需要考慮入住安老院舍,以得到更適切的照顧。而要入住安老院舍,長者首先要接受自理能力的評估,以確定護理等級,如長者是否需要全面護理。到底入院的評估如何展開?在評估過程中,又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

老友記一般在甚麼年紀,會開始出現較明顯的身體機能退化?他們有需要定期做身體機能評估嗎?

房協安頤閣護理經理鍾芯霈表示,根據她的工作經驗,長者一般在75歲開始出現較明顯的身體機能退化。她鼓勵長者定期做身體機能評估,以了解本身的自理能力、身體及精神狀況。

為什麼自理能力評估對入住院舍的長者很重要?

鍾芯霈表示,不少長者都因為自理能力不足,而需要入住安老院舍,而自理能力評估主要用於評定長者的護理需要,以決定應安排長者入住那個類別的安老院舍,亦可讓有需要的長者盡快申請政府院舍。

中風的長者為例,他們可能生活上已完全無法自理,需要高度的照料,於是安老院舍就會在人手比例或專業醫療設備上,作出相應配合。

安老院舍分為哪些類別?

安老院舍為年滿60歲人士而設,分為三個級別:

  1. 最低照顧程度:安老院 (詳情可參考社署網頁
  2. 中等照顧程度:護理安老院(詳情可參考社署網頁
  3. 最高照顧程度:護養院(詳情可參考社署網頁

如何評估長者的自理能力?家人可以怎樣理解這些評估分數代表的意義?

長者在入住安老院舍前,需要接受服務評估,包括由醫生填寫的「安老院住客體格檢驗報告書」(下載報告書)及院方設計的評估表。護士則會根據實際的臨床情況去判斷,如長者「行唔行到」?「食唔食到野」?每間安老院都有各自的評估表,評估表的分數,反映長者自理能力的高低。

安老院住客體格檢驗報告書涵蓋什麼範疇?

安老院住客體格檢驗報告書分為五個部分,包括:

  1. 基本資料
  2. 病歷(如:有沒有吞嚥困難、傳染病徵狀等)
  3. 身體檢查(如:皮膚狀況、呼吸系統狀況等)
  4. 身體機能評估(如:自我照顧能力、活動能力、精神狀況等)
  5. 建議

醫生會在第五部分建議長者適合入住的安老院類別,即高度、中度或低度照顧的安老院舍。

房協的護理安老院如何評估希望入住的長者?

鍾芯霈表示,房協兩間護理安老院「安頤閣」及「喜頤閣」的評估表,主要分為四個級別,由長者行動自如(第一級別),到長者需要全面護理(第四級別),如餵食、轉身及洗澡等。院方會因應他們健康情況及服務需要,而提供相應的護理安排。

她又稱,安頤閣的院友以第二、三級別為主,佔全部院友的六成,而第一級別的需求相對小,因為行動自如的長者,會寧願「居家安老」,在家中安享晚年。

情況較好的老友記,可以如何保持狀態?身體機能較差的老友記,就等如需要入住護老院嗎?

情況較好的長者,應定期做運動,有作息正常的起居生活,並定期到信譽良好的安老院舍,進行身體機能評估。如果長者情況較差,他們並不一定要入住院舍,但卻需要專人照顧。

鍾芯霈稱,院舍有專業的護理人員,長者既可得到適切的復康治療,減慢他們的退化速度,起居生活上亦可得到適當的照顧及護理,因此若長者入住安老院舍,相信家人會更加安心。

可以分享有關老友記及早進行身體機能評估的好處嗎?

衰退的徵狀未必很明顯,如認知能力等。所謂「病向淺中醫」,如果長者及早進行身體機能評估,就可掌握自己的身體狀況,及時對症下藥。

撰文:房協長者服務團隊

了解房協轄下三間護理安老院: 雋康天地 (北角) / 樂頤居安頤閣 (將軍澳) / 彩頤居喜頤閣 (牛頭角)

你可能也感興趣:

愛老護「腦」之 健腦有妙法

年紀大機械壞,人腦如機械一樣停工太久必生鏽出故障。如果老友記對原本輕易能記得的事情開始出現困難,常常忘記要做什麼、常常忘記他人的名字等,那麼就有必要為腦筋做做運動。

以下五招健腦妙法,各位老友記不妨多做多試:

  • 多做運動

常做太極拳、瑜伽、健體操等身心運動的長者,不論在認知能力及學習能力,都比只做運動或不做運動的長者高,建議連續三至六個月,每星期進行三次30分鐘或以上的身心運動,有助強化腦力。

  • 多玩智力遊戲

除了看書、下棋、砌圖及玩牌外,「數獨」、「找不同」及扭計骰都可鍛煉認知及記憶力,這些遊戲包含文字及圖畫,可在視覺上刺激長者腦部,而長者進行遊戲時需要不斷思考、分析及記錄,增強腦筋思考,從而鍛鍊認知能力。

  • 良好睡眠習慣

事實上,睡眠質素良好的人,不但精神煥發,頭腦也會清晰,活力和體力也會增強。若睡眠不好或有失眠困擾,不但經常顯得精力不佳,情緒也會出現問題,甚至容易神經衰弱,記憶及判斷力也會減弱。所以要保持頭腦健康,必須調節好睡眠,保證每天有7-8小時的睡眠時間。

  • 學習新事物

年長者若多接受新挑戰、多學習新事物,對大腦思考、認知功能提升大有好處。學習新事物,有助長者運用思考能力,幫助維持大腦靈光,訓練心智能力及提升認知功能。有些長者喜歡在退休後,學習識字和書寫,學習一門藝術和興趣,例如攝影及油畫創作。甚至有研究發現,學會用另一隻不常用的手書寫,也有助提升大腦運作。

  • 擴濶圈子

衞生署出版的期刊《非傳染病直擊》研究顯示:「社交圈子狹窄的人士患上痴呆症的風險,較社交圈子廣濶的人士高 60%。中年時單身、離婚或喪偶的人士於晚年患阿茲海默氏症的風險,是中年時已婚或同居的人士的 1.8至2.5 倍。已在中年時已喪偶的人,於晚年患阿茲海默氏症的風險則會顯著增加 7.7 倍。」因此,期刊建議長者應經常與親朋好友聯絡,參加聯誼會 或嘗試每天花點時間與人交往。

老友記,切記,人可以退休,但腦筋永不可退休的哦!

你可能也感興趣:


「認知障礙症患者」家居系列:客廳篇

處於中後期認知障礙症的患者,「走失」是一大隱憂。因此,要預防患者走失,家居出入口的設計及物品擺設,可注意以下幾點:

( 1 ) 門口放置黑色地毯:可巧妙地將一塊「黑色地毯」放置於大門的出入口前,這有機會讓認知障礙症患者誤以為是一個「大坑」,因而不敢走近離開住所。

( 2 ) 安裝感應警報器:為患者配備感應手帶,當患者走近大門位置時,警報器會響起,即時通知照顧者。

( 3 ) 安裝開門警報器:在門口安裝開門警報器,若患者打開大門,警報器隨即響起,通知照顧者。

( 4 ) 隱藏大門出入口:有部分患者出走原因,往往是因為看見大門,而產生走出的意欲。因此,照顧者可考慮改變大門外觀,讓大門出入口被隱藏起來,例如用窗簾遮掩大門,以減低患者走失的風險。

( 5 ) 收起外出日用品:對患者來說,家中某些物品,特別接近大門口的物品,如鑰匙、鞋、雨傘、錢包、手袋等,亦會挑起患者想外出的念頭。因此,只要把一切能聯繫到外出的日用品收起,就能減少患者出走或走失機會。

房協長者安居資源中心致力在社區推廣「智友善家居」及樂齡科技的應用,協助家屬更容易照顧患者,而患者亦可在「智友善」的家居環境中,獨立愉快地生活。此外,探知館亦歡迎巿民大眾參觀,並會提供體驗式學習的機會;查詢 2839 2882

你可能也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