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老院舍如何照顧認知障礙症患者?

對於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由於他們在日常照顧、居住環境細節及情緒處理等方面有著特殊的需要,一所優質的安老院舍能夠為這類老友記及其家庭,提供莫大的幫助與支援。我們特地找來房協一級職業治療師黃莎莉為大家講解,究竟怎樣的安老院舍才能令認知障礙症院友住得安心、家人又放心?

一間安老院舍的環境,如何能夠切合患有認知障礙症長者的日常生活需要

不論長者有否患上認知障礙症,我們建議家人為家中老友記挑選安老院舍時,留意一下以下條件,作出比較:

光線明亮—不論是院舍大廳、院友房間外的走廊,還有房間裡面,整個環境的光線是否明亮?

空間感充足—院舍四周的地方是否相對寬敞、空間感充足、環境寧靜?以上這些元素可令患者置身其中而不容易覺得有壓力,有助保持情緒平伏。此外,院舍之內會否有像平台花園等的戶外空間,可讓院舍員工或長者的親友帶長者到室外逛逛,讓他們在安全的情況下接觸一下大自然、曬曬太陽,欣賞花草樹木與鳥聲?

環境簡潔—家人可留意一下,院舍的整體環境和房間的設計,是否切合院友日常生活所需?環境佈置、用色、設計上是否井然有序、讓人可以一目了然?如果看到隨處有障礙物或通道狹窄,便不太理想。

怎樣可以令院舍的前線同事,在照顧認知障礙症院友時更加得心應手

作為職業治療師,我會盡量多與前線同事、保健員分享,讓他們多認識「認知障礙症」,懂得如何在日常中與這些長者相處、照顧他們的需要,以及如何在突如其來的情況下處理患者的情緒問題等,從而應付工作上的需要。家人在揀選安老院舍時,可多了解一下院舍人員提供照顧、護理及復康服務的情況。

 

當院友的認知能力較弱時,院舍可有什麼措施,輔助他們的日常生活

以我們的日常工作為例,當一些院友記性不好,如不認得自己的房間位置時,我們會在院舍環境內提供標示 (例如:在其房間門貼上他們的名字、圖片,又或在牆上作記號等),輔助他們找到自己的房間。我們作為職業治療師,會為有需要的院友進行評估,了解他們的情況,然後在環境上作一些改動,提升這些院友對四周環境的認知程度。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也會特別為認知障礙症院友提供訓練,如集中力、記憶力、計算、解決問題等的能力訓練,尤其在剛入住院舍時,當他們於飯廳用膳後,我們會不斷指導或帶領他們來回房間的路程,希望他們的情況能夠有所改善,有助他們去適應環境。

請分享一些工作上的例子,若在照顧認知障礙症院友時遇上特殊情況,可怎樣處理

在我們的日常工作中,前線同事在負責像餵飯、沖涼、更換衣服等較為貼身的工作時,的確偶爾會面對患有認知障礙症之院友抗拒、不合作,又或出現情緒激動的行為。在這些情況下,我們的同事會避免跟他們爭吵或「硬碰」,因為這或更令院友情緒激動。我們會保持冷靜,用安撫的態度勸喻院友。

在我的工作經驗中,偶爾會遇上一些嚴重個案,出現院友大叫、大力拍枱的情況。對於患者而言,大叫、拍枱等行為或可作為他們釋放情緒,又或是給予自己感官刺激的渠道。

當遇上這樣的情況,我們會先嘗試不斷勸阻;但若果根本沒任何作用,我們下一步會衡量患者會否因而傷害到自己及他人。假如情況安全不帶傷害性,而又不是過於影響其他院友的話,有時或容許這些院友有限度地抒發一下,而非強硬地責怪他們或馬上阻止。我們會作出觀察,若有需要會提供協助,例如在院友拍打的枱面加上軟墊,以免他們弄傷自己雙手。

但當然,若院友有可能危及自己或別人的暴力行為,甚至企圖動手傷人,那麼前線同事便會找其他人協助共同解決,馬上制止,免生意外。

之前提過,其實不論是院舍的前線職員或家人,當遇上患者鬧情緒,千萬別覺得是有意針對你。若能以關懷的態度盡量安撫患者,很多時當過了一段日子後,患者會感受到照顧者的友善對待,建立出熟悉關係,情況便會有所改善。

 

了解房協轄下三間護理安老院: 雋康天地 (北角) / 樂頤居安頤閣 (將軍澳) / 彩頤居喜頤閣 (牛頭角)

你可能也感興趣: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whatsapp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the content on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atives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Recommendations

中大教授醒腦錦囊助預防認知障礙

認知障礙症是一種腦部退化疾病,因腦細胞出現病變,導致腦功能逐步衰退。近年認知障礙症備受社會關注,全球每3秒就有1人確診,而香港作為全球最長壽的城市,患有認知障礙症的人數正不斷增加。究竟認知障礙症是否可以預防?參加社交活動如打麻雀,又是否可以減低患病風險?大家可參考以下由中文大學精神科學系教授林翠華,提供的醒腦錦囊及病症相關知識。

「認知障礙症」是否等於「老年痴呆症」或「輕度認知障礙」

我們多年前將「老年痴呆症」易名為「認知障礙症」。認知障礙症分為輕度(mild)及主要(major)兩種,即「輕度認知障礙」及「認知障礙症」。要注意的是,輕度認知障礙並沒有「症」字,因為這並不算一種病。如有輕度認知障礙,只代表長者有認知功能退化,但仍可處理大部分日常生活的大小事。而患上認知障礙症的人士,則經臨床斷定為有認知缺損。

以我們曾進行的五年研究結果推算,約有1/3 有輕度認知障礙的人士,認知能力於5年後會轉差,轉化成認知障礙症,1/3人的認知能力,則平穩不變。

 

認知障礙症有不少輔助療法,如非侵入性的大腦微電刺激,可否介紹一下?

輔助療法主要分為三大類型:

  1. 刺激大腦的活動(運動)

即做合適的運動,如平衡練習及肌肉鍛鍊相關的運動,可考慮八段錦、瑜珈等。

  1. 刺激大腦的活動(非運動)

例如:看書、打麻雀、玩電腦等。最近有研究證實,長者上網看新聞會「醒目」一些。

  1. 特定刺激腦部的微電刺激

有研究顯示,微電刺激對長者的整體記憶有幫助(對改善長期記憶則未有定論),不過或會有輕微副作用,令長者感到不適。微電刺激需要在特定的環境下進行,認知能力較差的長者可考慮接受相關治療。療程一共12次,一般需時四星期。

 

食物及衞生局的《精神健康檢討報告》指出,認知障礙症是長者常見的精神健康問題。在日常生活中,長者或市民大眾可以如何保持精神健康?

認知障礙症與精神健康關係密切。認知障礙症人士一般情緒會較差,加上疫情持續一段長時間,難免進一步影響他們的心情。

在日常生活中,為保持精神健康,長者或市民大眾可從以下三方面著手:

  1. 放空自己— 長者每日給自己十分鐘的時間,什麼也不要想,只著重呼吸,以平靜自己的心靈。
  1. 想著摯愛— 想著「愛錫」的人如父母,回想與他們的關係,並主動關心他們,如與他們電話聊天、傳訊息給他們等。
  1. 倚靠信仰— 不要擔憂,如果有信仰的話,嘗試與信仰中的神打交道;沒有信仰的話,就與大自然打交道,如看花、看草等。

 

認知障礙症是否不能預防?如可以,老友記如何從日常生活著手,以延緩病發,甚至減輕症狀?

在一定程度上,認知障礙症是可以預防的。其實40%的認知障礙症,都與身體狀態有關。日常生活中,長者可留意以下六大要點:

 

不少人認為「打麻雀」可幫助預防認知障礙症,這說法對嗎?參加社交活動,又是否可減低患上認知障礙症的風險?

研究顯示,打麻將有助預防認知障礙症。長者宜多主動參與社交活動,保持鍛鍊執行能力,如安排一個飲茶的聚會(約人及點食物),並訓練專注力,有助減慢認知能力的退化。

 

港府致力在社區推動「居家安老」,建立「認知障礙友善社區」,這應否是香港的長遠發展方向?

本港長者人口不斷增加,建立「認知障礙友善社區」應是本港的長遠發展方向。政府及非牟利機構可以身體力行,並更主動地在社區推廣有關訊息。

以九巴為例,早於兩年前,九巴已推出電話專線服務,讓照顧者直接聯繫九巴支援組,報告走失的家人。只要照顧者提供走失家人的姓名、八達通號碼等資料,若他乘坐巴士,上車拍卡時會有特別響聲,讓車長可盡快通知家人。最近九巴更與耆智園合作,於5個大型巴士站裝設定位裝置,協助尋找走失的認知障礙症人士。一旦走失長者經過,定位裝置會作出即時通知,讓照顧者及時掌握他的行蹤。此外,公共交通機構及物業管理公司,亦可考慮分別培訓車長及保安員,如何辨識及協助認知障礙症人士。

房協Elderly Resources Centre致力在社區推廣「智友善家居」,協助家屬更容易照顧認知障礙症家人,而患者亦可在「智友善」的家居環境中,獨立愉快地生活。此外,探知館亦歡迎巿民大眾參觀,並會提供體驗式學習的機會。查詢 2839 2882

 

你可能也感興趣:

認知能力評估 有助針對性地安排訓練

從日常環境中細心觀察蛛絲馬跡,然後再作進一步行動,原來並非電視劇裡私家偵探的專利!就好像房協一級職業治療師黃莎莉 (Sally Wong) 所說,她與同事們透過日常與長者接觸,了解他們的認知能力、身心狀態;若然有需要,便會立即建議他們作認知評估,得出客觀且專業的參考分數。評估?點可以靠「估估吓」!

以你的工作經驗來說,什麼人士需要進行認知能力評估?

不像傷風感冒、頭痛或肚痛等,當患者感到不適便會針對性地去求醫;在絕少情況下,會有人士突然前來要求進行認知能力評估。作為從事「社區復康」(Community Rehabilitation)工作的職業治療師,我日常會接觸到的長者包括房協「長者安居樂」住屋計劃的租戶,以及機構旗下的Residential Care Home for the Elderly院友。

我們會著眼於長者實際日常生活的情況及身體功能。例如當有長者中風後出院,我們會去了解他們有沒有照顧自己的能力;又例如當長者的家人觀察到老友記似乎記性開始變差,沒以往般「精靈」,開始擔心他們的身體狀況,我們便會跟那些家人再作溝通,看看需不需要進行認知能力評估。

在房協的長者房屋和護理安老院的環境下,我們不同崗位的同事如社工、護士等,會經常跟老友記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接觸,能夠密切觀察到他們的身體情況。長者們能夠有屬於自己的一個社區與社交圈子,有身體上和社會心理上的支援。

曾有一個例子:有位婆婆是樓上租戶,住了好幾年,她一向有付錢到樓下院舍「搭食」的。慢慢廚師發現,婆婆開始經常忘記去取飯餐,同時亦有另一些同事留意到她日常生活上,頻密地出現其他無記性的情況(如經常忘記帶鎖匙等),於是社工同事便前來聯絡我。我們就是從這些日常生活上的細節,一些來自家人、照顧者、機構同事,或其身邊接觸人士觀察所得的資訊,看看可做些什麼去幫助長者,包括進行認知評估。

接受認知評估的重要性在哪?

當醫生去診斷一位人士有否患上認知障礙症時,會綜合以下各方面的參考資料:

  • 磁力共振掃描 (MRI) / 電腦掃描(CT Scan)
  • 驗血
  • 來自家人的資訊
  • Cognitive assessment

MRI / CT Scan 俗稱「照腦」,假如病人曾中風或患上柏金遜症而令腦部受影響,可透過照腦觀察得到。

此外,對於認知障礙症的個案,由於病人的思維或已較為混亂,難以由他們親自講解身體的情況。因此,醫生十分需要家人 / 日常接觸者 / 照顧者的分享來知道病人的背景和病歷,例如長者在日常生活有否經常忘記事情、容易迷路、常常無故大吵大鬧等?問題出現了多久?

認知評估主要由職業治療師負責進行,醫生會參考職業治療師的認知評估報告分數,是診斷過程其中的重要一環。然而,大家必需留意:即使長者認知評估的分數較低,單憑這方面並不足以斷症、不等於他 / 她便患有認知障礙症,分數只是其中一個參考而已。

在社區的層面,家人並未必會帶長者去看醫生診斷認知能力,若然接受了職業治療師的認知評估,那些分數可作為日後的參考指標,能夠對長者的認知能力狀況有更深入的了解。如果評估的分數較低,職業治療師能夠客觀地告訴家人患者可能有認知上的問題,讓他們在日常生活多加注意;同時因應長者在某些較弱的範疇,針對性地為他們安排認知訓練和活動。

一個全面的認知評估,包括哪些元素?

目前在本地醫學界有幾類型的認知評估,當中最普及、最常用的是「蒙特利爾認知評估」(Montreal Cognitive Assessment,簡稱“MoCA”)。當醫生為患者診斷時,會採納由職業治療師進行的MoCA評估分數,作為其中一個參考。

MoCA的評估範疇主要包括了以下幾方面,綜合起來便能夠對接受測試者的認知能力有更全面的了解:

  • 記憶;
  • 語言流暢度;
  • 現實導向;
  • 延遲記憶;
  • 專注度;
  • 視覺空間/執行性。

當進行認知評估時,職業治療師需要遵循特定的發問模式和評分標準,如此評分才有代表性和參考性。我們會因應患者在評估中表現較遜色的範疇,日後針對性地安排多一點訓練。

了解房協轄下三間護理安老院: 雋康天地 (北角) / 樂頤居安頤閣 (將軍澳) / 彩頤居喜頤閣 (牛頭角)

實用資訊圖:

資訊圖

你可能也感興趣:

認知能力訓練 讓長者大腦「不停轉動」

為了幫助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令他們有多些動動腦筋的機會,職業治療師會為他們準備不同類型的訓練活動,從而讓他們生活上能夠順暢一點、輕鬆一點。但為了針對性地幫助各有不同需要、興趣、能力的老友記,作為治療師和照顧者的又怎可以「一本通書睇到老」?正如房協一級職業治療師黃莎莉 (Sally Wong)說,形式並沒絕對,關鍵在於創意與訓練的果效!

若長者經診斷患有認知障礙症,家人生活中可有什麼對策或多做一點?

作為職業治療師的其中一大角色,是為照顧者提供教育,因為在認知障礙症的個案中,照顧者的角色尤其重要,他們是實實在在於日常生活中面對患者的人。作為一名照顧者其實是很吃力的,因為他們需要長時期照顧著患者。他們自己的身心需要負荷得來,同時亦要懂得如何去照顧患者。

我會教導他們如何照顧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他們包括長者的家人及院舍的服務員等。作為子女的,往往都十分著緊患有認知障礙症的父母,我會去教導那些子女如何處理,然後他們就跟家中的家傭姐姐講解,例如指導她們每天安排些什麼給長者去參與。

出外走走 與人溝通

我經常鼓勵照顧者多帶老友記出外走走,別常困在家。特別是對於一些本身性格比較孤僻的長者,若他們經常困在家,加上常常面對自己很多做不來的事情,會容易產生挫敗感、覺得很失落。此外,若患者常呆在家便沒機會與人談話,久而久之他們會越來越不願意說話。所以我鼓勵家傭姐姐多帶長者外出,買買日用品,與人溝通、傾談一下,觀察一下四周環境。即使簡單帶他們到樓下逛逛公園、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也不錯。

我曾接觸過一些個案,家人說已有一、兩年沒帶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外出,因長者一旦外出便會驚慌,家人覺得處理不來,但這其實是個惡性循環。可能起初帶長者外出他的確會有點驚慌,但也別因此而完全不讓他外出;不然隔了一、兩年後才再帶他外出,到時他的反應會更加大(例如上茶樓飲茶時他會驚慌,推倒桌上的碗碟、食物等),然後家人便更加認為處理不來。

日間活動 晚上休息

曬太陽對認知障礙症患者來說有好處,因為若他們只長期困在室內,不知日與夜,容易日夜顛倒,如此晚間便容易鬧情緒,不願去睡。如果能夠於日間多讓患者外出或參與活動,他們生活會較有規律,夜晚便容易好好去休息,對於處理晚上鬧情緒、不願去睡的患者有幫助。

坊間有哪些類型的認知訓練方法?

在職業治療師的專業範疇裡,很著重透過活動去訓練患者。我們會視乎接受訓練之長者的個人興趣、背景、教育水平、是否有讀寫能力等,來為他 / 她設計訓練活動。因為若希望透過訓練來幫助長者,最緊要是令他們願意參與、願意投入,這比訓練的內容細節更為關鍵!

例如有些長者年輕時從事會計工作,對數字特別敏感、特別喜歡算術,我會因應其喜好以相關元素作為訓練工具,安排數學題目來進行訓練。又例如有些人士特別喜歡文字的,我便會安排閱讀報紙、朗讀文章、寫書法等作為訓練。

或許在某些人眼中不斷重複計數、練習寫字很沉悶,甚至認為對患者的幫助不大,但事實並非如此。其實不論是計數、寫字、閱讀或朗讀文章,所有過程都需要運用腦袋,讓長者的大腦「不停轉動」,他們需要去回想計算的方法、文字的寫法、讀法,對於鍛煉腦筋都是很好的練習。時下我們亦常常會運用平板電腦去進行腦筋訓練,例如跟長者玩記憶遊戲和連線遊戲等,都能夠鍛鍊到他們的記憶。

其實即使長者在訓練中常常計算相同的數學題目、做同樣的事情也不要緊,因為往往對他們來說那些都是全新的挑戰,只要他們願意去做,每做一次都是在鍛煉腦筋。只要他們不覺得沉悶、他們享受那過程便足夠了,因此大家別太容易妄下判斷呢!

除此以外,坊間還有以下常見的認知訓練方法:

記憶訓練—即使普通的撲克牌也可作為訓練工具,跟長者進行記憶訓練:隨意抽取兩張撲克牌,展示給長者看,然後將它們蓋上,請長者憑記憶覆述是什麼牌。家人可自行在家中跟患者以撲克牌作記憶訓練,又或根據此模式,自行選用不同的工具,可靈活多變。此外,坊間目前亦有不同的記憶訓練應用程式可供下載,讓長者以平板電腦玩遊戲,鍛煉腦部。

懷緬治療—過程中,我們會帶領長者回想起他 / 她的舊記憶,皆因過去的回憶總是美好。在訓練的地方,有機會會將房間佈置成粵語長片年代的場景,又或者於訓練時向長者展示一些昔日的物件(如舊式的茶煲、水壺、尿壺)、印有古舊東西的圖片卡,以及向他們播放一些舊的錄像等等,都是同樣的原理。

在回憶的過程裡,可以引發長者的腦筋去轉動、不斷思考,我們會鼓勵長者多表達,例如就著舊物件讓他們詳述其用途、使用方法等,目的同樣是讓他們多動腦筋。另外,我們發現透過「懷緬治療」,能夠紓緩認知障礙症患者的情緒(他們心理上容易缺乏安全感),同時可為他們帶來喜悅,因為當他們看見熟悉的事物會產生安全感。

在進行「懷緬治療」時,人與人的互動十分重要。我會跟患者傾談,鼓勵他們多分享自己昔日的故事,回想舊記憶。根據我的經驗,很多時一些平常並不喜歡與人交流的老友記,當鼓勵他們去談一些昔日的事物時,卻能夠引發他們訴說一連串的故事,變得健談起來!他們會變得很雀躍,興奮地去憶述自己所熟悉的事物。

多感官治療—有研究發現,透過對五感的感官刺激,包括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和觸覺,對認知能力有障礙的長者有所幫助,因此發展出「多感官治療」來。以下是一些治療過程的例子:

  • 聽覺:讓長者多聽流行曲、粵曲等、視乎他們喜歡什麼,刺激一下他的聽覺
  • 視覺:職業治療師可為長者提供一些美麗的影像,又或如Disco般的燈光效果,讓長者有多些視覺上的感官刺激
  • 嗅覺:例如可利用香薰油等,讓長者嗅嗅不同的氣味
  • 味覺:可讓長者進食不同味道的食物
  • 觸覺:我會利用不同質感的物件,如棉花、洗碗布等,讓長者去觸摸它們。以我的經驗,對於身體十分虛弱的認知障礙症長者,他們已無法跟別人傾談或參與活動等,亦不會有能力進行如「懷緬治療」等。在這情況下,「多感觀治療」如觸感方面的刺激,便特別適合他們。此外,家人可多捉摸一下長者,拖拖他們雙手,對於需要經常卧床的患者,給予他們觸感尤其重要。

現實導向訓練

透過訓練,讓患者重新掌握到時間、地點、人物等日常生活重要元素,加強對周圍環境的認知。

以你的經驗,哪些認知訓練或工具最為有效、你最常採用?

職業治療師會透過「活動」去幫助患有認知障礙症的長者。但何謂「活動」? 就是我們會因應個別長者的需要、興趣、能力等,思考如何去設計一些我們認為能夠幫助長者的遊戲或過程,讓他們去參與。活動的形式並沒有絕對,只要當中所採用的物件或方法既安全又有效便可以。我們會運用創意,去設計活動的進行模式。

在認知障礙症個案的工作上,我個人十分著重「社交接觸」,我們發覺若果患者欠缺對外接觸,他們的身體情況會退步得很快。也許照顧者並不知道,其實日常生活中的很多環節對患者都十分有幫助例如是帶他們去逛公園、上茶樓飲茶、讓他們跟老朋友接觸、打麻雀,與別人傾談等,這些活動對於減慢認知能力退化的作用很大,可為長者的五感提供多方面的感官刺激,有助維持或提升認知能力。

了解房協轄下三間護理安老院: 雋康天地 (北角) / 樂頤居安頤閣 (將軍澳) / 彩頤居喜頤閣 (牛頭角)

實用資訊圖:

資訊圖

你可能也感興趣:

 
為認知障礙症患者安排社交活動 有助減慢退化速度

近年,大家越來越容易能夠從電視、報章甚至是上茶樓的市民口中,接觸到「認知障礙症」這個名詞,不過對於其成因、種類、患病的警號、特徵等等,大家又是否掌握得到 ? 現在就由房協一級職業治療師黃莎莉 (Sally Wong) 為大家講解一下。

認知障礙症是什麼?

「認知障礙症」是經醫生診斷後的一種腦部疾病,不是一般的健忘,亦非正常衰老的一個過程。在病理學上,它是基於腦細胞的急速退化;而由於腦細胞主宰整個腦部,若腦細胞退化,會衍生出很多問題,包括:認知能力衰退、影響日常生活,甚至情緒和性格都會有所改變。

「認知障礙症」並非一個隨便的用語,因此,即使大家平時遇到有經常忘記事情、思緒有些混亂又或神情較呆滯的人士,也不可以隨隨便便稱對方患有認知障礙症啊!

認知障礙症有何成因當中可分為哪些類別

人腦是十分複雜的器官,關於認知障礙症,目前醫學上仍未找出十分確切的成因。

分類方面,阿爾茨海默氏症 (Alzheimer’s Disease) 是最常見的認知障礙症類型,約佔整體病例中的三份之二,其成因未明。患者的腦神經細胞積存了澱粉樣蛋白,發生變異後凝結成硬塊,使神經細胞變得脆弱,並漸漸死亡,從而影響患者的記憶及推理能力。

第二常見的類型,是血管性認知障礙症 (Vascular Dementia),由中風或慢性腦血管栓塞引起。因此很多時候當出現中風的情況,患者除了身體功能受影響外,其認知能力亦有機會受到影響。以上兩大類型加起來,共佔所有認知障礙症個案的八成多左右。

至於餘下一成多的個案,包括路易氏體認知障礙症 (Lewy Bodies Dementia) 和額顳葉認知障礙症 (Frontotemporal Dementia) 等類型;而其他成因還有缺乏維他命B12、酗酒、病毒感染,以及焦慮、抑鬱等精神問題。

若家人患上認知障礙症,會有什麼警號讓我們察覺得到

在日常生活中,大家可觀察一下,家中長者有否出現下列屬於認知障礙症的警號:

  • 現實導向能力下降:例如常常忘記正確的年份、月份,以及約會時間,對身處的環境不確定
  • 失興趣:對於以往感興趣的活動和事物(例如看粵劇、唱歌等) 失去興趣,屬於情緒及動力方面的轉變
  • 理財弱:處理財務等抽象問題有困難,因過程中需要運用到邏輯及思考能力去計算
  • 難學習:難以學習簡單的新事物,對於家中的新電器、新工具會不知所措。例如當家人為安全起見,替長者以電磁爐代替明火煮食爐頭時,或對他們構成很大困擾
  • 常重複:會不斷重複陳述或發問相同的問題
  • 欠判斷:對於需要判斷力、決策能力去處理的事情會有困難
  • 思考降:思考力及記憶力持續轉差

認知障礙症有哪些不同階段?各有什麼特徵?

有別於其他疾病,有一個客觀的指標,可讓人分辨到患者正處於哪個階段,例如癌症癌細胞擴散了沒有等;若想了解一位認知障礙症患者目前是哪個階段,則需要透過其病徵、行為表現出來。

對於早期的認知障礙症患者,他們的日常生活或自理能力,並沒受到太大影響。他們予人感覺有點「論論盡盡」、時常重複發問同樣的事情、語言表達沒有以往般「精靈」、比較容易迷路,情況驟眼有點像一般的「無記性」——分別在於若是一般偶然的「無記性」,經別人提醒後便會印象深刻;相比起早期認知障礙症患者的情況,即使身邊人已多次提醒,他們仍是會忘記,仍然繼續重複發問。

到了中期,記憶力會更加差、難以處理較複雜的問題、忽視個人衛生、出現日夜顛倒的情況,還有忘記事情的次數會更頻密等。家人會開始不放心讓他們獨自上街,因他們變得更容易迷路;生活上開始需要介入照顧,以免出現家居危險。不過,他們或仍可自理,又或日常跟家人溝通。

若患者已處於晚期,情況屬於最為嚴重,或會出現行為問題。此外,洗澡、如厠及其他日常大小事情上均完全喪失自理能力,亦完全失去認知能力,甚至有大小便失禁的現象,需要長期臥床,又或無法認出親朋好友。舉例說,即使夏天時份氣溫高達30度,他們仍會堅持穿上羽絨,因他們已無法理解「氣溫」的概念。

有哪些因素會增加患上認知障礙症的風險?

雖然認知障礙症仍未有確切的成因,但卻有研究證實,以下是讓人容易患上認知障礙症的「風險因子」(Risk Factor):

  • 本身患有心血管病、中風
  • 肥胖
  • 缺乏運動
  • 酗酒
  • 吸煙
  • 有孤獨感、缺乏社交生活

目前對於認知障礙症有什麼治療方法?

目前醫學上,並沒有藥物可明顯地令記憶力恢復過來。有需要時,醫生可能給認知障礙症患者處方藥物,用以改善情緒、睡眠、行為等問題。針對認知障礙症,較普遍用非藥物治療,當中包括為患者提供社交活動及職業治療等,藉以減慢他們腦退化的速度,又或是儘量維持他們於目前的階段,延緩或防止他們的病情惡化。

目前在香港,認知障礙症有多普遍?預計在未來20年的趨勢會如何?

根據非官方數據,目前在香港大約每十名70歲以上人士,有一名患有認知障礙症;而85歲以上人士,每三位便有一位。此外,根據醫學界於2017年發表的一篇文章表示,由2009年到2039年,預計本港60歲以上患有認知障礙症的人數,將上升三倍(即由十多萬人上升至三十多萬人)。

了解房協轄下三間護理安老院: 雋康天地 (北角) / 樂頤居安頤閣 (將軍澳) / 彩頤居喜頤閣 (牛頭角)

實用資訊圖:

資訊圖

你可能也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