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箭頭

相對濕度

婚宴倒後鏡

二零一六年六月三十日



齊賀你,天生一對,效于飛諧鸞鳳……


一曲《祝婚歌》,在六、七十年代的婚宴上,見證了無數才郎玉女的結合。沒有宮廷式的富貴排場,沒有童話般的夢幻婚照,憨厚老實的新郎和羞人答答的新娘,在親朋戚友的舉杯祝賀中,展開人生新一頁。

現代的婚宴五花八門,除了中、西式筵席外,還新興自助餐婚宴;時間不規定一定是晚上,還可以是午間甚至茶聚時間;地點也有多種選擇:酒店、酒樓、花園、池畔,真可說是琳琅滿目,針對準新人的個人喜好和財政預算,提供貼心服務。



包辦筳席

經濟能力是辦婚宴的先決條件。在四、五十年代,婚宴並非一般小市民可以負擔,所以不擺酒並不稀奇。不過,婚姻大事,總不能過於輕率,於是就有賴「筵席到會」的專家張羅。所謂筵席到會,就是由顧客選定了地點之後,「筵席專家」會提供一切酒席所需,由食材、煮食工具,以至宴會用的桌椅傢具和杯盤碗筷,一應俱全。

到了喜宴當天,專家一大清早就會將所有物品搬運到場地,即場擺設,即席烹調。地點方面,大多數會選擇屋村前面的空地或大廈天台,喜歡室內的會租用會堂或幼稚園。不過到了七十年代,酒樓筵席興起,加上消防條例生效,筵席到會很快便沒落了。
 

在四、五十年代,新人都會喜歡租用會堂或幼稚園舉行婚宴。


就算是大宴親朋,也不過是十席八席,而簡簡單單,只辦四、五席宴請至親的也很多。至於菜單方面,主要是以「飽肚」為主,離不開大騸雞、蒸鯇魚、茄汁蝦、咕嚕肉等尋常家庭菜式。菜餚雖然非常「平民化」,但喜慶的氣氛卻很濃烈。穿著整齊西裙或長衫的新娘子,與襯衫西褲的新郎向來賓敬酒敬茶,接受大家真誠的祝福。

大紅喜牌

六十年代後期,酒樓開始蓬勃發展,大多數人都認為酒樓擺酒才算體面。六時恭候,八時入席是常規。喜歡麻將耍樂的會約齊雀友,提早進場。不打麻將的也會在入席前進場與主人家拍照。當時不是人人都有相機,所以在別人的喜宴上「借機」拍全家福的情況十分普遍。
 

昔日婚宴上「借機」拍全家福或知己合照是很普遍現象。


酒樓會在接待處放置告示牌,顯示酒席的正確廳房位置,更在場內播放敲鑼打鼓的喜慶音樂。大型酒樓就在外牆豎立喜宴花牌,讓人老遠便可看到。「毛錢聯婚」、「何府宴客」、「黃廖聯婚」這類喜宴花牌,就經常被路人拿來當笑話。

穿著大紅裙褂的新娘和西裝革履的新郎,會跟隨大妗姐或酒樓部長的「指令」,向每一枱賓客敬酒。有些新娘會在送賓客離開前換上晚裝,但與現時一場婚宴換上多達四、五次晚裝的新娘子相比,真不可同日而語。

穿著大紅裙褂的新娘和西裝革履的新郎,
會跟隨大妗姐向每一枱賓客敬酒。


酒樓菜單相對比較講究,除了頭盤的大紅乳豬外,一般有兩熱葷、魚翅(當時沒有保護鯊魚免遭滅絕這項議題,所有魚翅都是真魚翅)、鮑魚、魚、雞和一道燉湯,然後才是飯、麵、美點雙輝和糖水生果。不要鮑魚的話,可改用鴨或鵝或其他菜,價錢豐儉由人,菜色除了飽肚之外,也開始要求精緻。


鮑參翅肚

至八十年代,市民經濟充裕,酒筵愈來愈講究排場,席數也愈來愈多。酒樓會提供場地佈置,金碧輝煌的「龍鳳大禮堂」當然是首選。食材方面,不但提供魚翅鮑魚等名貴菜色,魚則必選大海斑,花膠海參也是少不了,而龍蝦等西方食材也開始出現。
 

想當年婚宴中魚翅、鮑魚、魚、
雞和一道燉湯等,都是指定的席上菜。


婚宴仍沿用一貫的中式傳統,以紅色為主要色調,取其「鴻運當頭」之意。除了拍照、敬酒這些必備環節外,間中也有「玩新人」儀式,不過只是無傷大雅的小玩意,而且時間很短,絲毫不妨礙酒席的進行。
 

當年「玩新人」儀式一般都很純情和含蓄。


娛己?娛人?

到了今天,婚宴都趨向在酒店舉行,即使是酒樓,也轉用西式佈置,如鮮花、氣球、弧形階梯甚至馬車等,令人眼花繚亂。排場亦愈來愈盛大,環節愈來愈複雜,表演愈來愈豐富,但很多時候都只是換來「新人自我感覺良好」的評價。
 

隨著時代變遷,婚宴的排場亦愈來愈盛,
新人因婚宴帶來的經濟壓力也相應增加。


到底是宴請賓客或是自我享受,已令人難於分辨。網上常有因婚宴導致家人朋友不悅,甚至新人不和的報道,而擺酒令新人失卻預算,以至債務纍纍的例子也偶有所聞。

婚宴是一種習俗,新人藉此與親友分享自己的喜悅,表達感謝的心意,也讓雙方家人互相認識和溝通,向家人介紹新成員。至於能否白頭到老、百年好合,還得看兩小口日後如何相處,並不在於一場「盛宴」。

 


 
 
  • 上一篇文章
  • 回到目錄
  • 下一篇文章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