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箭頭

相對濕度

香港的那些年:徙置區篇(上)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一日

香港的那些年:徙置區篇

跑到樓梯前,須跨過一道橫在面前的溝渠,才能跑上樓梯。溝渠雖然不深,也不算寬濶,但對五、六歲的小孩子來說,仍是有點難度。終於鼓起勇氣,誠惶誠恐地跨過「鴻溝」,到了樓梯前,便一溜煙地往上跑,邊跑邊大聲向上喊:「我回來了!」

這就是我們曾經居住過的地方——徙置區。


徙置區的出現

1953年聖誕夜,石硤尾的一場大火不但令數萬人流離失所,更揭開了香港房屋政策的新一頁。為安置災民,政府在火災原址興建了八棟「工」字型的徙置大廈,成為日後香港第一批公共房屋的模型。
 

1953年聖誕夜,石硤尾的一場大火令數萬人流離失所,期後政府在火災原址興建了八棟徙置大廈。
1953年聖誕夜,石硤尾的一場大火令數萬人流離失所,
其後政府在火災原址興建了八棟徙置大廈。


徙置大廈既以「安置」災民為宗旨,因此設計上盡量簡單。兩幢平行走向的五至七層高大樓,中間以「廁樓」相連,所有單位一字排開,門外是一條長長的走廊,以半人高的水泥圍牆(也稱「騎樓」)作為屏障。

大樓不設升降機,在兩邊盡頭有樓梯供人上落。租戶單位一般只有100多平方呎,較大的單位也不過200平方呎。所有單位均沒有廚房和廁所,公用廁所和浴室就設在廁樓內,而住戶煮食則多半在自家單位的門外解決。  
 

所有單位均沒有廚房和廁所,而住戶煮食則多半在自家單位的門外解決。
所有單位均沒有廚房和廁所,
而住戶煮食則多半在自家單位的門外解決。


徙置區的「苦」

要數最難忍受的,應算是整層樓的租戶需要共用僅有的幾格廁所和浴室。當時的公民意識並不普及,衛生環境很差,公廁的骯髒情況可想而知。

同時,由於住戶眾多,人流複雜,治安並不理想。女孩子大多相約三五成群才敢前往如廁或洗澡,或是需要母親陪伴同行。要是夜間的話,為免麻煩,很多都會在痰盂解決。

另一個困擾大多數徙置區家庭的,就是居住環境十分擠迫。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年輕夫婦大多沒有節育觀念,一對夫婦養育四、五個小孩十分普遍,加上與父母同住,於是「一家八口一張床」,便成為最現實的生活寫照。
 

徙置區的「公共空間」
徙置區的「公共空間」。


雙層床(「碌架床」)可說是最切合狹小居住環境需要的家具設計,在床邊掛張布簾,便讓女孩子或小夫妻擁有小小的私人空間。男孩子呢,夏天在走廊或樓梯間隨意放張帆布床便胡亂睡一覺,冬天在屋內地上放塊木板,鋪上被褥就宿一宵。

徙置區的「樂」

然而,在徙置區居住也不全然是艱苦的,苦中作樂是當時小市民的普遍心態。相比起在街上餐風露宿的日子,有水泥房子居住已是莫大的福氣,因此,「上樓」其實是當時不少在棚屋或寮屋居住的人的期望。 




圖片來源 : 互聯網


按此(往下一頁)

 
  • 上一篇文章
  • 回到目錄
  • 下一篇文章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