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箭頭

相對濕度

寨城的黑色歲月(下)

二零一六年九月九日



九龍寨城「黃、賭、毒」三者,總是如影隨形互相緊扣的。「賭」在寨城也佔了很重要的一席位,城內賭館林立,番攤、排九、骰寶、麻雀館,無一不備,賭徒可以盡情消遣,當中的「龍津賭坊」更是城內最大、最著名的賭場。

至於「黃」這一項,則不得不提全港首創的「脫衣舞」。在50年代初期,由於寨城的「消遣」行業仍處起步階段,需要吸引顧客,便開辦了當時令人譁然的「真人脫衣舞」表演。表演收費可算昂貴,五元一場(大約相當於一個非技術工人的一天工資),每場一小時,場次則由傍晚直至深夜。
 

九龍寨城「黃、賭、毒」三者,總是如影隨形互相緊扣的。


不過,脫衣舞其實只是個幌子,用以吸引觀眾進城,讓他們知道城內還有其他豐富的娛樂。脫衣舞表演不出幾個月便因「禁演」而消失,但寨城的消遣事業則愈辦愈興旺,直至70年代反貪污運動雷厲風行,各式「黃、賭、毒」事業失去了後台靠山,才逐漸從寨城消失。

東城邪西城正

九龍寨城雖是個三教九流龍蛇混雜的地方,但因租金便宜,因此受到不少貧苦市民的歡迎。由於城內建築不受香港建築物條例規管,也沒有迫遷或清拆的疑慮,因此盡可佔地僭建。由最初的木屋、石屋,到後期的高樓大廈,都毋須向田土廳登記。

從外觀看起來,寨城全是一幢挨著一幢的高樓大廈,完全沒有空隙,城內電線水管縱橫交錯如蛛網,仿如一座漆黑的石屎森林,大廈樓梯進口則全設在城內。
 

寨城內建築不受香港建築物條例規管,
也沒有迫遷或清拆的疑慮,因此盡可佔地僭建。


據曾經在城內居住的「寨民」陳祥存工程師表示:「城寨建築在盆地上,由美東邨高地走入去,已是大廈三樓位置。城內建築沒有經規劃設計,有樓高10層、有些樓高8層,部分更懷疑非法建有電梯。走上天台,有些大廈更設有通道連接,但通往前方的可能又是掘頭路……」陳祥存在1986年寨城清拆前,花了四個月時間,深入城內大街小巷,繪製了九龍寨城的地圖,為我們留下寨城最後的完整面貌。
 

寨城清拆前,海外攝影師 Greg Girard 及 Ian Lambot 花
了 5 年拍攝了一系列照片,保留了寨城珍貴的真實歷史。


令人驚訝的是,儘管寨城充斥著「黃、賭、毒」等非法活動,但這些活動都只限於東城區,西城居民則跟其他小市民一樣,完全不受惡劣環境的影響。城內甚至開設了很多家庭式手工業,如塑膠廠、玩具廠、魚蛋製造廠,以及其後愈來愈興旺的無牌診所等,以「前鋪後居」的形式在狹小的空間內營運,辛勞地養活一家幾代人,充分顯示香港人能屈能伸的韌力。

告別暗黑歷史

1987年,中英政府終於達成共識,清拆寨城,並將原址改建為公園。根據最後一次人口估算,九龍城拆毀前約有5萬多名居民,以城寨面積0.026平方公里計算,人口密度達每平方公里192萬人,堪稱全球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
 

1987年中英政府達成共識,清拆寨城,圖中的風景不久亦已不復存在。


九龍寨城公園的誕生,正標誌着寨城正式從地圖中消失。儘管不堪回首,但寨城是香港歷史重要的一部分,卻是毋庸置疑的。



(圖片來源:互聯網)


按此(往上一頁)

 


 

 

  • 上一篇文章
  • 回到目錄
  • 下一篇文章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 预载